大家都在看

主页 > 优质文章 >中国时报100封信 展现新世代的爱台能量 >

中国时报100封信 展现新世代的爱台能量

2020-04-27 来源:http://www.xpj552277.com 268
如果给你一个机会,让你写封信表达心中深刻的情感,如感恩、期许与祝福,你会想到写给谁?写什幺内容? 

 我们愈来愈习惯在脸书上按一个「讚」,却也愈来愈不擅长仔细说明按「讚」的理由;我们愈来愈习惯用手机「打卡」,却也愈来愈不清楚自己人生的「定位」。在简短的通讯限制里,儘管人与人互动频繁,却常常无关紧要;儘管长相左右,却短暂须臾。 

 坐下来,安静地、专心地写一封信,一封用比较深刻的方式说出心中的爱、所望、所想、所愿的信,给自己最想对话的那个人、那些人,这可能是多视窗、快速对话的现代人,很需要的一种自我沉潜与表达情感的方式。而一个人写一封信,呈现的可能是微观的私人对话,当分布在不同领域的一百个人,写出了一百封信;宏观而言,捕捉到的可能就是一个时代的气息,一个社会的集体能量。 

 《中国时报》从今年六月开始推出「台湾潜力一百」专题,邀请在一百位四十岁以下各领域的新世代领袖,以写信给某个对象。这些新生代,所写的书信,可以看作是台湾社会共同迈向未来的图像剖面。 

 这些书信有从个人的情感出发,写给心目中的偶像。例如青年导演林书宇写给已过世六年的哥哥的信提到,带领他进入电影艺术领域的哥哥是他的榜样;往者已矣,外界无从得知,是否如林书宇所相信的,他备受外界肯定的电影作品,如果是老哥来拍,一定会更好。但信中洋溢着的浓厚情感,也对艺术创作背后情感力量的推力,有了更多认识。又如中华少棒队曾伟恩,写信给王建民表达感谢,因为他向王学到了「永不放弃」的精神。 

 又如电影《练习曲》的听障演员东明相写信给小时候努力想要发声的自己,他告诉「小东明相」要相信未来十年的自己「一定比现在更进步、更强大、可以做更多的事情,克服不同的困难。」相反的,作家、导演九把刀则是写信给十年后的自己,提醒自己不要在既定的成功式模里死亡,而要时时保持一颗战斗的心,用力去闯陌生的世界,要常常用力「吓一吓自己」。被票选为「台湾百年来最令人幸福的十大人物之一」的部落格天后弯弯,则以温暖可爱的漫画写信给二十年后的妈妈,撒娇地说,二十后还要吃妈妈煮的菜,用另类方式鼓励长辈拥有健康快乐的生活。 

 有些信则写给广大的人群与土地,表达的是一分宽宏之爱。二○○九年,在完全没有预算支持下,廖禄祯与纪岱昀、林品仪、祈台颖四位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年轻人,用自己相信最接近土地的方式,探访台湾传统工艺者,以平面摄影、文字、插画和影片留下大量的纪录,并以展览、出版的方式,让更多人认识台湾传统工艺的故事。廖禄祯在写给相信自己的「小毛头们」的信里头说:「认真去做,便没有一个决定是错误的。」 

 从二○○八年开始,每年徒步绕着台湾的海岸线一圈,记录台湾的变化海洋环境教育协会书长郭兆伟在写给「爱海人士」的信中说,想好好认识台湾的海岸线,要主动走到海边,认识更多属于海边的生态、人文、地质和产业故事。越南新移民阮金红写给好友陆配丽丽说,儘管嫁来台湾后,生活上有许多挑战,但她知道「这个岛是我们的幸福所在。」 

 喜憨儿基金会副执行长杨琇雁写给喜憨儿伙伴说,因为「动作比较缓慢,所以搭清晨六点的第一班公车来上班;记忆比较不灵光,所以每次有新产品都背到半夜不肯睡;理解力比较差,对不断的重複练习从不喊累…」细数喜憨儿的认真与投入,让人十分感动。 

 一百封信,一百分深情,「台湾潜力一百」表达了台湾年轻世代的关怀与视野,发掘了台湾的潜力与努力,因此也预告了台湾充满希望的未来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