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在看

主页 > 优质文章 >中国时报「主义、领袖、国家」不该是财政部的施政次序 >

中国时报「主义、领袖、国家」不该是财政部的施政次序

2020-04-27 来源:http://www.xpj552277.com 424

 中国时报31日社论:新政府中,财政部似乎是「配合度」最高的。上任第二天,部长就承诺将来要推动马萧政见中的负所得税制。各大媒体先后披露负所得税制的重大缺点之后,即使行政院转趋消极,李部长始终没有改口。这一周,他又在答询立委时表示,将来赋改会中要安排工商代表、民意代表,凭空设计出一个全世界不曾出现的民粹式租税「审议」单位。此外,他也明言,赋改会最重要的目的「是落实马英九总统的政见」,为尚未成立之单位穿上一双小鞋。日前,他又向媒体提出其公营事业释股计画,包括台湾菸酒、台电公司都在优先释股之列,打算为爱台十二建设筹钱。最近,李部长也主张公营行库併购换股合併优于卖出股分,将来也要依此推动公股金融机构的民营化。 

 李部长这幺急着在上任十天之内努力构思赋改小鞋、释股筹钱,当然也反映出他做财政部长的哲学。有宏观视野的财长着眼于国家中长期的租税制度、负债结构、永续维持,而李部长则似乎是将财政部视为配合推动爱台十二建设的筹款机构,努力帮政府找钱,更将马萧提出的诸多政见视为「主义」、奉为圭臬。由于台湾目前负债余额偏高,新政府难以靠发行公债因应未来赤字,他遂动脑筋以抛售祖产的方式筹措财源。明年以后爱台建设正式推动,恐怕释股卖祖产更是风起云涌。 

 以释股卖产方式因应财政开支,虽然可以规避公债法的限制,但绝对不是没有代价的。从政府永续经营的角度来看,将中华电信释股套现,其实也等于是卖出金鸡母,而放弃其未来一年年的金鸡蛋。台湾人民也许一时未必察觉政府变卖金鸡;但是当释股幅度加大时,民间质疑的声浪也就会大为增强。 

 即使抛开财政永续经营的理念不谈,将国营事业释股也有其他必须考量的问题。以台电释股为例:台电目前仍是国内电力供给的独占公司;一旦台电释股而引进若干民间持股者,则这些民股就有立场、有权力维护他们的独占利益。当初,台电之所以为公营,是因为承担了宪法一百四十四条「公用事业」的任务,其公营宗旨即在于「谋国计民生之均足」,而非为独占利益。一旦台电释股,那就必然产生民股独占利益与国计民生之间的矛盾。因此,台电是否要民营、在本质上是否应该释出持股,都是要先予釐清的大问题。财政部长为了推马萧政见,这幺快就决定要对台电释股,却对于公营事业移转民营的原则、理念都少有解说,也让外界惊讶。 

 再以公营行库的民营化为例,李部长常以台北富邦银行为範例,似乎也低估了问题的複杂性。北市银与富邦银合併换股,是二○○二年十二月的事,当时台湾民间对大财团并无恶感。等到二○○四年扁政府以二次金改为名将诸多公营行库转手给国内大财团之后,台湾人民对于这些财团就有极大的嫌恶,而自此公营行库不论售股或换股,都必须要将人民观感放在最优先考量。李部长非常自豪其北市银「换股」模式;殊不知换股仍须找对象、仍然要评估议定换股比例;二次金改之后,这些事情的争议都绝不会小于售股模式。再者,售股比较能够吸引国际银行参与,而换股几乎只能选择国内财团。一旦少了国际标,则舆论对于国内参与者的疑虑就更大、换股的难度也就更高。总之,民营化涉及的问题极多,绝不能为了筹钱而仓卒行事。 

 李部长历任北市财政局与祕书长等要职,资历不可谓不丰富。但是我们要提醒的是:台北市与中央政府毕竟不同。台北市的支出与收入都相对单纯太多,几乎不会触碰到公债法上限、不必担心鉅额市府赤字、没有太多祖产可卖、不用烦恼租税结构、不须理会二次金改的负面新闻、也没有爱台十二建设的大财政缺口。直辖市财政局长官等虽为政务,处理的却是事务性业务居多。但依据财政部组织法,财政部的任务是要做好「全国」的财政事务,而不是为了替马总统心仪的建设找钱、或是落实马总统竞选期间仓卒提出的数百项政见。总之,政务官要心存社稷,而不该言必称领袖。 

 新政府才上任十天,一切都还有学习、进步的空间。对李部长而言,这空间格外的宽广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